2007-06-07 讀一讀《談談鄧小平同志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對基本法實施的指導意義》(人民日報、人民網)

《談談鄧小平同志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對基本法實施的指導意義》(人民日報、人民網)

2007年06月07日 http://hm.people.com.cn/GB/42280/85539/85542/5833461.html


紀念香港基本法實施十周年研討會論文

談談鄧小平同志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對基本法實施的指導意義

董立坤

2007年06月07日10:13  來源:人民網


董立坤同志爲深圳大學法學院教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人民網記者 鄧志慧攝)

  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對香港恢複行使主權,香港成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經過100多年的苦難歲月,香港終于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十年來,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撫今追昔,香港的成功,閃爍著鄧小平同志“一國兩制”理論的光輝,顯示了基本法的偉大力量。今天我們在慶祝香港回歸十周年的時候,重溫鄧小平同志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對保證基本法實施、推進香港政制發展的進程仍然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一、中國恢複對香港行使主權後以“一國兩制”方式實施管理

  1982年,中國政府開始與英國政府談判香港回歸中國的問題,在中英談判中,鄧小平同志說:“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是明確的,這裏主要有三個問題。一個是主權問題;再一個問題,是一九九七年後中國采取什麽方式來管理香港,繼續保持香港繁榮;第三個問題,是中國和英國兩國政府要妥善商談如何使香港從現在到一九九七年的十五年中不出現大的波動。”“關于主權問題,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回旋余地。坦率地講,主權問題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12—13頁《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1982年9月24日)關于一九九七年後中國采取什麽方法管理香港的問題,鄧小平提出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構想:即,中國恢複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成立特別行政區,直轄中央人民政府,在一個國家內,內地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中央不向香港特別行政區派出幹部,由香港本地的中國人行使管理香港的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權,除國防、外交由中央人民政府管轄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根據“一國兩制”方針,實現了香港的勝利回歸。

  二、要相信香港的中國人能治理好香港

  香港回歸中國後,關鍵問題是由誰來行使管理香港的權力,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是香港人還是內地派出的官員。對于由誰來管理香港的問題,鄧小平同志作了深刻的論述。鄧小平同志強調:“要相信香港的中國人能治理好香港。不相信中國人有能力管好香港,這是老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思想狀態。”“香港人是能治理好香港的,要有這個自信心。香港過去的繁榮,主要是以中國人爲主體的香港人幹出來的。”《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60頁《一個國家,兩種制度》(1984年6月22日、23日)這就是說,回歸中國後,應由香港的中國人行使治理香港的權力。既不是外國人,也不是由中央政府派出幹部來管治香港。“我們還多次講過,北京除了派軍隊之外,不向香港特區政府派出幹部”。“我們派出軍隊是爲了維護國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幹預香港的內部事務。”《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58頁《一個國家,兩種制度》(1984年6月22日、23日)“港人治港”充分說明鄧小平同志對香港同胞的高度信任。

  三、必須由以愛國者爲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

  鄧小平同志在充分信任香港的中國人可以管理好香港的前提下,考慮到香港被英國統治一百多年的現實,爲了保證中國對香港的主權,鄧小平同志提出“港人治港”的標准問題:“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准,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爲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什麽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複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74頁《一個國家,兩種制度》(1984年6月22日、23日)“港人治港”,是港人中的愛國者治港,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只有愛國者治港,才能保證國家對香港行使主權。若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管治權落到外國的代理人手中,香港社會就會永無甯日,就會危及到中國對香港的主權地位。當前在香港的現實的政治鬥爭中,有些人有意模糊或是抹殺“港人治港”是由愛國者治港這個關鍵問題,其目的就在于篡奪香港的管治權,使香港成爲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與中央分庭抗禮的政治實體。

  四、高度自治是有限度的

  鄧小平同志反複強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同時,又反複強調高度自治是有限度的。“我們不贊成”“完全自治的提法,自治不能沒有限度,既有限度就不能完全”。《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30—31頁《中國大陸和台灣和平統一的論談》(1983年6月26日)“還有一個問題必須說明,切不要以爲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221頁《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的講話》(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同志還多次強調:“不能籠統地擔心幹預,有些幹預是必要的。要看這些幹預是有利于香港人的利益,有利于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還是損害香港人的利益,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鄧小平文選》第二卷第73—74頁,《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1984年10月3日)根據“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作了全面地規定。同時,基本法也規定了中央的權力,如國防、外交事務權;香港政制主導權;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高官的任命權;維護國家和香港穩定的緊急事務的處置權;法律審查權;基本法的修改權和解釋權;等等。總之,中央人民政府享有維護香港作爲中國的地方行政區域,保證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所需要的各項權力。

  五、以鄧小平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爲指導,全面實施基本法,香港的明天更燦爛

  香港已經回歸十年了,基本法也已經在香港實施十年。十年來,香港經曆了風風雨雨,在風雨中,“一國兩制”經受了考驗,基本法也經受了考驗,實踐證明,“一國兩制”是正確的,基本法是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鄧小平同志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是深刻的。當前我們仍然要以鄧小平同志有關“港人治港”的論述爲指導,全面實施基本法,推進香港的政制發展進程,把香港建設好,發展好。

  第一,香港回歸前和回歸十年來事實告訴我們,到底由誰來管治香港的鬥爭一直沒有停止過。在中英談判期間,英國提出了以主權換治權主張,即表面上主權歸還中國,治權仍由英國行使。這個主張破産後,英國末代港督彭定康又公然破壞中英之間達成的協議,推出單方面的政改方案,在香港搞立法會直選,妄圖將其權力交由英國的代理人,實現繼續由英國實際操縱香港權力的目的。在鄧小平同志思想指導下,中國政府另起爐竈,成立了臨時立法會,取消了直通車,保證了香港的順利回歸,也保證了愛國者成爲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主導力量。

  第二,香港回歸後,圍繞著由誰來治港的問題的鬥爭一直沒有中斷過。由“擁英派”演變而成的香港“反對派”,繼續以民主爲幌子,不斷地挑戰基本法,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香港政爭。十年來,香港鬥爭焦點仍在于爭奪香港的管治權,即由外國的代理人管治香港,還是由愛國者爲香港特別行政區管治主體。中國政府始終以鄧小平的有關“港人治港”的理論爲指導,根據基本法的規定,把握了香港政制發展的方向,通過解釋基本法等法律手段,維護以愛國者爲主體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管治權威,也維護了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第三,當前,香港管治權的鬥爭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香港“反對派”以蠱惑人心的普選爲口號,模糊或抹殺須由愛國者爲主體來治港這個根本問題,挑起香港社會新的政爭。其實,有關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問題是個老問題。在基本法起草過程中,鄧小平同志多次強調香港政治制度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無論實行什麽政治體制,都要保證愛國者能成爲香港政制的主導力量。關于普選,鄧小平同志尖銳地指出“對香港來說,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比如說,我過去也談過,將來香港當然是香港人來管理事務,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來選舉行嗎?我們說,這些管理香港事務的人應該是愛祖國,愛香港的香港人,普選就一定能選出這樣的人來嗎?”鄧小平同志還特別強調:“我們一定要切合實際,要根據自己的特點來決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220—221頁《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的講話》(1987年4月16日)根據鄧小平同志有關的論述,基本法第45條和第68條推出了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循序漸進推進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選舉規定。因此,在當前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制發展進程中,涉及到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問題,依然要抓住愛國者治港這個關鍵問題。根據基本法的相關規定,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循序漸進推進香港政制發展進程,把愛國者治港這個原則落到實處。也就是說,香港無論推行什麽樣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制度,這個制度都必須能夠保證香港的愛國者治港目標的實現。

(責任編輯:鄧志慧)


Subpage List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