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3 讀一讀《中國象棋個人賽無人問津 裁判竟然吃不透規則》 (揚子晚報)

中國象棋個人賽無人問津 裁判竟然吃不透規則
2014年11月03日 09:48 來源:揚子晚報    出處:中新社中新網


         在百度百科的詞條裏搜“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你會看到這樣簡單的介紹:“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等級的中國象棋賽事之一。其冠軍得主晉升爲特級大師,並被稱爲‘棋王’。”

  今年的全國象棋個人賽目前正在江蘇常熟進行,可就是這樣全國最高水平和規格的象棋比賽卻顯得相當冷清,媒體報道只言片語,知道者寥寥。有著悠久發展曆史和深厚群衆基礎的中國象棋,時至今日爲何淪落到被大衆遺忘的境地?究竟是什麽讓中國象棋被“將軍”?

  揚子晚報記者 湯敏

  先天不足

棋手炮轟有“黑哨” 象棋規則居然連裁判都吃不透

  10月30日晚,正在常熟參加象棋個人賽的北京棋手才溢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了一篇名爲“我在全國個人賽遭遇判決的真實情況及思考”文章,講述了自己10月27日在甲組的第二輪比賽對陣天津選手張彬時發生的一幕,文章的大意就是雙方進入殘局形成僵持,都不願變招,結果裁判判才溢必須先變招,最後導致才溢輸棋。才溢在文章中對梅超傑裁判員提出強烈質疑,認爲他的一些判罰和態度有失公允。

  或許在很多會下中國象棋的老百姓心目中,象棋規則不就是“當頭炮,馬來跳”之類的,爲什麽會出現裁判判罰誰必須變招這樣的情況?南京群頤體育策劃公司(負責江蘇象棋隊在象甲的整體運營,以及配合江蘇棋院推廣和普及象棋運動)總經理蔣曉春告訴記者:“其實真正的象棋規則非常深奧難懂,而且還經常變。”的確,國內的象甲聯賽幾乎每年都會推出新規則、新賽制,這也導致一些棋手因對規則理解不透而被判負引發爭議,比如2012年發生的蔣川特級大師大鬧賽場事件:在那年象甲第二輪中蔣川與趙鑫鑫狹路相逢,蔣川先手因“兩個回合內沒變招”被判負,此後蔣川大鬧賽場拒絕簽字認輸。

  才溢和蔣川遇到的情況都說明,象棋的規則非但不是“當頭炮,馬來跳”那麽簡單,而且比圍棋、國際象棋這些同類都要複雜得多,以至于會出現選手質疑裁判的情況。一位長期從事象棋報道的同行這樣形容象棋規則:象棋的一些規則非但能難倒那些大師、特級大師,就連裁判都吃不透摸不准,而且一些複雜局面需要各種演算假設,以致經常出現改判、錯判的情況。

  繁複的規則嚴重制約了象棋的推廣和普及,嚇退了很多想學棋的孩子與家長。蔣曉春告訴記者:“在象棋的少兒培訓和業余培訓中,規則這一塊都被省略了,因爲實在沒法講沒法學。這樣就導致了一旦這些孩子中某些有天賦的想進入專業領域,那麽就會遇到規則瓶頸,他會發現如果服從這樣的規則,那麽從前很多下棋的思路和訓練都是白費了,必須重新開始。”

  後天畸形

  “假棋”“作弊”傳聞不斷 象棋亂象迷人眼

  象棋市場冷冷清清,可負面新聞卻紅紅火火。這幾年在棋類新聞中,象棋的負面新聞或許是最多的。

  比如農運會“假農民”事件,在2012年全國農民運動會象棋比賽中,出現了多名專業運動員通過資格造假而參賽的現象。效力于北京隊的王天一用“王天奕”的名字代表北京隊奪得男子快棋冠軍,劉歡以“劉喚”的名字代表北京隊奪得女子快棋冠軍。

  此外,在最近幾年的全國象棋個人賽中,“非大師群體”經常集體崛起,比如2012年個人賽,到了第9輪“非大師們”竟集體保持不敗且淨勝七局。“非大師群體”的強勢表現讓“非大師買棋”流言甚囂塵上。業內人士指出,這項比賽能爭奪冠軍的只有少數幾名頂尖棋手,因爲前16名可以被定爲大師,所以許多國家大師在對陣渴望定大師的非大師棋手時賣棋。

  除了假棋,中國象棋現在還面臨著軟件作弊的困擾。在前年全國象棋冠軍邀請賽中,第二輪負于王天一後,孫勇征當晚發表了一句內容爲日劇台詞的微博,直指新科全國冠軍王天一利用軟件作弊。第二天王天一對此憤而反擊,並表示願與孫勇征進行十番棋對決以證自己清白。連特級大師層面都有作弊傳聞,那其它比賽更是比比皆是了。2010年,在南京舉辦的一個冠軍獎金僅5000元的象棋公開賽上,一位廣西業余棋手成爲中國象棋史上第一位被抓了現行的作弊者。據悉當時此人8戰7勝1平,成績驚人。他自稱江蘇淮安人,這引起了江蘇本地棋迷的關注。經過“人肉搜索”,大家發現淮安並無此象棋高手,而其比賽中的著法也大大異于常人。主辦方出其不意地動手,發現其貼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電子線路,耳孔有米粒大小的耳麥。最終,事情敗露。

  路在何方

  辦賽+普及+造星 江蘇經驗可供全國借鑒

  雖然在全國範圍內象棋不景氣,但江蘇近幾年中國象棋的勢頭還是蒸蒸日上。

  就拿目前正在常熟舉辦的個人賽來說,常熟市政府和體育局相當重視,比賽的服務得到了參賽棋手一致好評,這也說明中國象棋並非在哪兒都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據統計,每年全國各類象棋比賽,其中就有接近一半的比賽是由江蘇主辦或者承辦。就拿規格最高的全國個人賽來說,最近4年中就有兩次落戶江蘇,分別由句容和常熟承辦。在蔣曉春看來,只有多辦比賽,才能重新喚起社會對中國象棋的熱度,才能使這項被“將軍”的運動擺脫困境。江蘇棋院副院長、象棋特級大師徐天紅也告訴記者:“只有社會關注度提高了,象棋才能找到生存空間。”

  而在蔣曉春徐天紅看來,其實象棋還是有自身優勢的:賽事成本不高,但規格卻不低,而且現在主辦方也注重了宣傳,投入少、回報高,對贊助商而言誘惑很大。江蘇最近幾年在鎮江、句容、淮安、常熟等地舉辦了多項高水平、高獎金的象棋比賽,再注入文化內涵,效果都不錯。

  在基層推廣方面,象棋不應滿足于淺層次的推廣,徐天紅說,可以搞一些普通棋友能參加的活動,大師下去搞推廣,通過挂盤講解、讓子棋、車輪戰等形式和棋迷零距離接觸。當棋迷看到兒時偶像就在面前和自己下棋時,他還會認爲象棋只是街頭文化嗎?徐天紅這麽說也是這麽做,這次在常熟個人賽期間,徐天紅去了常熟石梅小學,參加了中國象棋進校園的活動,現場教孩子們如何下中國象棋,講述中國象棋的魅力,效果很好。

  不過通過此次中國象棋在常熟的推廣活動,蔣曉春他們也發現了一個令人堪憂的情況——中國象棋人口老齡化嚴重。“來到我們活動現場的數百人幾乎都是爺爺輩的,而且清一色男性。”蔣曉春這樣告訴記者,至于解決辦法,蔣曉春說:“通俗地說,象棋也要造‘星’。通過一些年輕棋手的偶像效應,吸引更多的青少年投身其中。一個項目的吸引力,往往取決于明星選手的標杆。”象棋界人士的思路也要進一步開拓,在日本,一部動畫片《棋魂》吸引了大量的青少年參加到一度被認爲是中老年遊戲的圍棋中來,這樣的例子其實不乏可以吸取的經驗。

【編輯:姜貞宇】
 
出處:中新社中新網
http://www.chinanews.com/ty/2014/11-03/6744328.shtml

Subpage List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