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0 人民日報報道:有著悠久曆史的象棋陷入窘境

讀一讀人民日報報道《棋手有限、市場冷清 有著悠久曆史的象棋陷入窘境》
(鍾思揚 Michael Chung寫於2013年9月12日,世界象棋網 www.worldxiangqi.org

人民日報於2013年6月20日報道《棋手有限、市場冷清 有著悠久曆史的象棋陷入窘境》,記者李中文寫得非常好,世界各地的棋友們都應該讀一讀這篇文章,大家都要反思一下過去,想一想象棋發展的道路應該怎樣走?

記者李中文寫到:“是受到時代進步給人們提供太多娛樂選項的沖擊,還是象棋從業者無意中貽誤了發展良機?是受到被全運會拋棄而處於邊緣化境地影響,還是象 棋從業者在被動中的 應對方寸已亂?無論怎樣,象棋日漸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而象棋的式微究竟是一種損失、一種失落,還是該理解為社會進步的必然?全面了解象棋當前的發展現狀, 感受象棋從業者逆境中的種種努力,讀者朋友或許能從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記者李中文寫到:“有限的棋手、冷清的市場、流失的基礎、滑坡的窘境,共同構築了象棋的生存狀態,當然也在考驗著棋界人士逆境突圍的韌性和耐力。”

記者李中文寫到:“在中國棋界,許多棋手在尚未抵達棋藝和人生的高點前,就已經在榮譽、利益前迷失了自我,實在令人痛心。”

記者李中文寫到:“大師逐漸遠去,象棋正在爬坡,斯時斯地,的確太需要優秀年輕棋手勇敢站出來,樹立形象、承擔責任、引領潮流,為象棋發展開拓更廣闊的空間。”

記者李中文寫到:“憶及當年繁盛的同時, 胡榮華等老棋手也曾進行過反思:在象棋群眾基礎最好、市場前景最好的時候,忽略了對那個時期年輕人的興趣培養,是象棋從業者的最大失誤。尤其是當圍棋、國際象棋日漸走紅之後,當年的失誤讓象棋界付出的代價是在三棋中敬陪末座。”

記者李中文最後寫到:“象棋到底該向何處去?這應該是一個不斷用實踐糾偏的行動課題。曆經數十年艱辛探索,我們或許 可以得出這樣的認識:時代在變,象棋不可能一成不變。在象棋的變與不變間,能否傳承象棋的固有魅力、能否使傳統象棋綻放現實光彩、能否讓更多人從懂棋愛棋 觀棋下棋中受益,應當成為一個標准、一種尺度。”

(鍾思揚 Michael Chung供稿)




附上:人民日報於2013年6月20日報道《棋手有限、市場冷清 有著悠久曆史的象棋陷入窘境》
(體壇聚焦)象棋之困棋手有限、市場冷清 有著悠久曆史的象棋陷入窘境
本報記者  李中文
2013年06月20日07:03    來源:人民日報


圖為棋手:孫勇征(左上)、王天一(右上)、呂欽(左下)、胡榮華(下中)、許銀川(右下)。
                          制圖:宋 嵩

題記:在諸多運動項目中,象棋是一個幾乎已經被人們遺忘的項目。但就是這個象棋項目,曾是全民都能從中獲得樂趣的項目。

是受到時代進步給人們提供太多娛樂選項的沖擊,還是象棋從業者無意中貽誤了發展良機?是受到被全運會拋 棄而處於邊緣化境地影響,還是象棋從業者在被動中的 應對方寸已亂?無論怎樣,象棋日漸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而象棋的式微究竟是一種損失、一種失落,還是該理解為社會進步的必然?全面了解象棋當前的發展現狀, 感受象棋從業者逆境中的種種努力,讀者朋友或許能從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6月15日,一個普通的周末。在中國棋院的比賽大廳裏,中國國際象棋隊總教練葉江川正在一場棋類比賽中坐鎮二臺凝神思考。不過,這次棋桌上擺的不是國際象棋,而是象棋。

葉江川此次參加的是中央國家機關象棋團體賽,他此次代表的隊伍是國家體育總局代表隊。事實上,葉江川作 為棋手參賽的場景已經頗不多見,但參加這種以推廣棋 類項目為目的的業餘比賽,他樂於做,也有能力做。要知道,沒成為國際象棋名將之前,他曾是一名象棋棋手。即便是在國際象棋界成名之後,葉江川在偶有閑暇時 依然很享受同好友切磋幾盤象棋的樂趣。

與葉江川享受象棋推廣的輕松和愜意相比,有著悠久發展曆史和深厚群眾基礎的象棋發展處境卻並不美妙。

傾斜的市場

此次中央國家機關象棋團體賽,共有29支隊伍參與。但這樣的參賽規模,顯然並不能令中國象棋協會副秘書長郭莉萍滿意:“我們原以為會有更多的隊伍參與其中……好在賽事已經辦起來了,期待今後會有更多隊伍參與。”

郭莉萍的失落,隱含著對這一賽事的看重。

在象棋界,辦賽從來都是買方市場。市場看重的是明星,圍繞明星辦賽也就勢成必然。以前的五羊杯、銀荔杯如此,現在的茅山杯、韓信杯同樣如此。

明星棋手之外,民間棋手隨時可以在街頭巷尾找個對手殺上幾盤。處在相對尷尬位置的是為數眾多的、具備一 定水平的象棋愛好者,他們一年到頭基本上是既無比賽 特別眷顧、又無活動可以參與。組織類似中央國家機關象棋團體賽這樣的賽事,應該是中國象棋協會開始為象棋愛好者搭建賽事平臺的試水之舉。

對於象棋來說,不同層級棋手和愛好者的市場關注度有別實屬正常,真正對項目形成挑戰的則是市場的冷清。 自從上世紀80年代末期不再是全運會項目之後,象棋 便開始在市場上求生存。而對同在市場上摸爬滾打的“三棋(圍棋、國際象棋、象棋)一牌(橋牌)”來說,象棋的處境無疑又等而下之。只舉一例便可驗證象棋在 市場上的被動處境:已經步入第十一個賽季的象甲聯賽,冠名贊助商頻繁更替,甚至一度面臨“裸奔”的窘境。如今的象甲聯賽,已經成為眾多棋手最重要的賽事依 托和收入來源。一旦象甲聯賽不能正常運轉,全國僅有的100多名專業棋手能否安心下棋就會打個大大的問號。

有限的棋手、冷清的市場、流失的基礎、滑坡的窘境,共同構築了象棋的生存狀態,當然也在考驗著棋界人士逆境突圍的韌性和耐力。

遠去的大師

市場需要明星,明星引領潮流。一個項目有多大牌的明星,一定程度上意味著這個項目有多大的社會影響力。

在象棋界,胡榮華是一個不老的傳奇,更是一個標志性人物。15歲成為年齡最小的全國象棋冠軍,唯一成就十連冠的棋手,唯一獲得14屆全國象棋個人賽冠軍的棋手……惜乎,時年68歲的胡榮華已經逐漸淡出棋壇一線。

其實,胡榮華之所以能成為棋壇一代宗師,其無法複制的赫赫戰績自然最具說服力。但僅有赫赫戰績,還不足 以成為大師級人物。在胡榮華依舊堅持在一線征戰後 期,其棋力已不足以與後起之秀每盤都做針鋒相對的抗爭,但只要他打起精神,依然足以令任何對手心存忌憚。更為重要的是,紋枰對弈之外,胡榮華開始在事關象 棋發展的關鍵問題上大膽發聲。針對一些棋手不思進取、墨守成規,他大聲疾呼:棋手不能混日子,吃老本,必須在棋藝上有所鑽研、有所創新;針對一些賽事“和 風”勁吹,他力主賽事改革:和棋太多已在相當程度上影響了比賽的觀賞性,如不迅速改變,象棋將在“死胡同”裏越走越窄。

胡榮華之外,象棋界在棋藝上稱得上大師的棋手不勝枚舉,但在影響力上稱得上大師的卻少之又少。象棋進入 市場之後,棋手不乏一夜成名的機遇,但要成為大家卻 需經受住更多考驗:這種考驗既來自於棋局之內是否足夠專注,更來自於棋局之外能否秉持操守。在中國棋界,許多棋手在尚未抵達棋藝和人生的高點前,就已經在 榮譽、利益前迷失了自我,實在令人痛心。

大師逐漸遠去,象棋正在爬坡,斯時斯地,的確太需要優秀年輕棋手勇敢站出來,樹立形象、承擔責任、引領潮流,為象棋發展開拓更廣闊的空間。

搖擺的定位

中國棋院的小樓就坐落在北京南二環的玉蜓橋邊,對於很多棋手和棋迷來說,這裏堪稱心中的聖殿。並不為人熟知的是,中國棋院還有一個名字——國家體育總局棋牌運動管理中心。一看到“棋牌運動”這個字眼,相信很多人就會明白:包括象棋在內的幾種棋和牌是作為幾項運動在推廣。

強化象棋的競技性,曾使象棋在上世紀60年代之後的幾十年內盛極一時。很多經曆過那個年代的棋手都對當 時的全民下象棋熱潮記憶猶新。憶及當年繁盛的同時, 胡榮華等老棋手也曾進行過反思:在象棋群眾基礎最好、市場前景最好的時候,忽略了對那個時期年輕人的興趣培養,是象棋從業者的最大失誤。尤其是當圍棋、國 際象棋日漸走紅之後,當年的失誤讓象棋界付出的代價是在三棋中敬陪末座。

強化象棋的競技性,也使象棋本該具有的文化、教育屬性被淡忘和忽略。而從本質上講,象棋的文化屬性、教 育屬性比競技屬性更為重要。時下,象棋界已經意識到 維系象棋群眾基礎、挖掘象棋多重屬性的重要性,但在飛速變化的時代環境中,往往是“一步晚步步晚”“一步慢步步慢”。過去的無心之失,如今用數十倍、數百 倍的精力和投入去彌補,往往仍難取得預想成效。

即便是具體到象棋賽事開展和推廣本身,象棋界也一直在嘗試多種方式、多種路徑。上世紀90年代,為了電 視轉播需要,電視快棋賽的風頭曾經一度蓋過了傳統棋 賽;到了21世紀,當網絡開始與普通人的生活發生越來越密切的聯系,網絡象棋賽又開始成為象棋界的新寵……遺憾的是,象棋界的種種努力似乎都很難長久堅 持,就更不必談這些努力會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同。

象棋到底該向何處去?這應該是一個不斷用實踐糾偏的行動課題。曆經數十年艱辛探索,我們或許可以得出這 樣的認識:時代在變,象棋不可能一成不變。在象棋的變與不變間,能否傳承象棋的固有魅力、能否使傳統象棋綻放現實光彩、能否讓更多人從懂棋愛棋觀棋下棋中 受益,應當成為一個標准、一種尺度。

《 人民日報 》( 2013年06月20日 15 版)

Subpage Listing


Comments